CainFreyr

这里气球,一个因考砸而4月强制禁网的学渣,请多指教。

也青双性转恶搞向段子(时间轴为罗天大醮篇)

一、
“停下,我叫你停下!”她拽住对方胸前的衣服,嘴欠了一句,“……你胸挺大……”
说完她就暗道糟糕,果然对面的女人皮笑肉不笑:“你不告诉我你是怎么战胜我的我就报警了。”
二、
“站住!你干嘛对诸葛小姐下那么重手!女人何苦为难女人?”
那大姐你们就别追着我打了!
三、
“你埋我干什么?女人何苦为难女人?”
四、
冯宝宝想了一个不暴露张楚岚名字的说法:“为了一个男人。”

东方月初的作死记录(ooc注意!)

一、
东方月初看着一气道盟新养的狗,笑嘻嘻地说:“表哥你怎么被栓起来了!”
王权富贵没说话。
“表哥你别叫了!叫也不会放了你的!”
王权富贵用手中的包子糊了东方月初一嘴,然后在他惊恐的目光中把剩下的喂了那条狗。
“那表弟请表哥吃个包子如何?”
“呜呜呜呜(我的早饭)!”
二、
涂山和一气道盟曾经进行过谈判。
道盟中有人反对,说东方月初出身涂山,肯定对涂山有所偏袒。
东方月初挠了挠头:“这个……虽然我是妖仙姐姐的童养夫没错,不过你们也知道我是个公私分明大公无私奉公守法的人,即使在可以休息的时候仍旧努力工作,留妖仙姐姐一个人独守空房……”
涂山红红忍无可忍,一拳朝东方月初的站位砸了下去,地面顿时裂出了一个坑:“你们现在还认为他私通涂山吗?”
一气道盟的人看了看努力从坑底向上爬的东方月初,默默地摇了摇头。
三、
“那个,表哥啊。”东方月初笑得一脸心虚。
“什么事?”
“我最近不是练习写情书吗。”
“让我帮着送?”
“不是,我已经送出去了。然后……咳,我发现我署错名了,写的是你的名字。”
王权富贵直接摸上了他的脸。
“卧槽!”东方月初吓了一跳,“表哥你干嘛?”
王权富贵面不改色:“观察哪个部位捅不穿。”
那天一气道盟的人惊讶地发现东方月初的脸好像凸出来一块。

说好的双性转(段子)(中)

*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难吃的东西
*ooc严重到我都看不下去了

王夜和王小青都是一副生无可恋脸,明明白白写着六个汉字一个标点“啥时候能回家?”
诸葛青青心里撇了撇嘴,给王小青买了瓶饮料回来。
好了,现在就王夜一张生无可恋脸了。
“娘你不喝点什么?老喝茶容易神经衰……”王小青说到这觉得那似乎不可能,“……弱。”
“没事,反正你娘的心思不在茶在那个水杯上。要是我和水杯同时掉水里她肯定先救水杯你信不信?”
诸葛青青瞪了王夜一眼。
王小青一口饮料差点喷出来,捂着嘴咳了几下。
王夜想帮她拍拍背,看诸葛青青伸出手去拍了便把方向转向狐狸毛上撸了几下。
然后诸葛青青也呛了。
终于没有生无可恋脸了,可喜可贺。

Aqua Blue:

港黑大楼去哪了?∑(´△`)?!

目录链接:

第一弹

第二弹

这次双黑换了套衣服。换衣游戏也很有趣啊~

想给中也穿各种制服(>ω・* )ノ

下次换什么衣服好呢?

说好的双性转(上)

*灵感来自图,感谢大佬 @菁

王小青即将被诸葛青青拉去逛街的上街时候心里是拒绝的。
眼看就要被拽到门边了,王小青去挡门把手的那一刻,王夜正在掏钥匙,结果门一开她猝不及防,差点因为惯性撞到王夜身上。
王小青秒开抱大腿模式:“娘,妈妈要拉我上街!”
“那挺好,女孩就应该多逛逛。”王夜不以为意地往家里走,被王小青拽住:“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个!你明明也是女的好吗?”
王夜挑眉:“可我成年了不是吗?”
诸葛青青笑得一脸开心:“运动和成不成年有什么关系?老王,干脆……”
王小青立刻表态:“她去我就去!”
王夜表示谁怕谁:“好吧,你拽得动小青我就去。”
然后两个人理所当然(?)地被诸葛青青拉去逛街了。

诸葛家的奇葩

四十九.
诸葛观他们三个叫诸葛青一向比较随意,什么大青小青青儿阿青的都叫过。
五十.
某一天诸葛观看到网上提到诸葛青的时候称呼的是“青仔”,直接笑得锤了半天桌子。
五十一.
然后诸葛观打通了诸葛青的电话:“喂,青宝宝?”

p1 道长你看你把人家都吓睁眼了……干得漂亮(你是粉吗喂)
p2 道长你……有话好好说动手干什么?
阿青:一嘴土好气哦但是因为打不过只能保持微笑。
p3 群里因为这张帅炸天的道长都炸了……已经花痴了一遍的我还想说:“阿青你不要给我呗?”(你走)
p4 老孟:王道长,回神,人家都走了。
(猜测)老孟内心:贵圈真乱。

还有1p没截上……河梁说的没错,打了你一顿还觉得人家温润,只能说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(摊手)……

设计好的相遇和脱离设计的事实

一、
女人拍了拍无聊地盯着眼前事物发呆男人的肩膀:“先生,有时间吗?”
王也看了来人顿时愣了。夏禾?
他思考是拨打张楚岚的还是老天师的。张灵玉手机常年调静音,等他发现有个叫“王也”的人打他电话的时候,起码等晚上,到时候她人早走了。
不过既然老天师都同意放过她,肯定有放过的理由,要不他也放她一马?
王也在内心纠结着“放不放”,面不改色地问:“这位小姐,什么事?”
“能告诉我你明天的路线吗?”夏禾见眼前的人对她的容貌没有半点兴趣,反而对他起了兴趣。
“抱歉,不能。”王也直接拒绝了。
“您还真是冷漠~”夏禾娇笑着,暗暗使出了能力,“这样可不会受女孩子欢迎哦~”
那我正好落个清净。王也心里这么想着,面上笑到:“确实,我被人说过不解风情很多次。”
他这么说是不想让她再接下去。他倒是没有什么不耐烦,只是想结束这对话。
他决定还是放过她吧。
二、
“呵~”夏禾暗暗用炁,手搭上王也的肩膀,笑到,“不打算做什么改变吗?”
王也感觉对自己毫无影响就没加阻止:“没有必要,我还不想结束自己的单身生涯。”
“这可难得。”夏禾心里暗惊,不愧是风后奇门的继承人,心志竟如此坚定。如此一来,她倒是对他产生了兴趣。
她暗暗加大了能力的使用:“但您想必没有尝过恋爱的滋味吧?”
王也不由得头疼,她为什么还来劲了?
“那还是有过的。真看破红尘我可做不到。”他应答,“可惜她觉得我特无聊。”王也胡诌。
“她只是不喜欢你,不然无论如何都不会因为这个理由分开。”夏禾笑着摇了摇头,“她觉得你无聊的话,会想办法是你变得有趣的。”
王也突然想到夏禾使张灵玉变得有趣的进行时场景,心里默默地给他点了根蜡。
“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?”看他始终无动于衷,夏禾倒是有些钦佩了,彻底放弃了拐人的想法。
“抱歉,但是我觉着咱俩不合适。”王也心里轻松了些,看来对话是要结束了。
“王也道长不用装了,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?”夏禾猛然明白过来,依旧微笑着让人看不出她何时明白的。
“刮骨刀夏禾。”王也对她能反应过来并不意外,她看起来就像是脑子不赖的人。
“难为你不揭穿我。怎么,想给公司打电话?”虽然她是在问,但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。
“是。”王也回答的也坦然。
“随便吧,反正那堆人现在正等着堵你,公司不会空手而归的。”她摊了摊手,“可惜是抓不到我啦。”
“这可说不定。”他拿出手机,潜意思是大姐你赶紧走吧,“可别小看国企。”
“看来不走不行了。”夏禾面带遗憾,惹得对面的汉子向王也投来“白菜送上门你都不要”“你不要给我”的愤怒目光。
“还有忠告一句,如果你哪天碰上喜欢你的女孩子,相信我,即使再无聊,她也愿意跟着你,只要你愿意。”夏禾心里有些发苦,但是笑容依旧不减,“有缘再见喽。”
她转身,在各种各样或倾慕或羡慕的目光中离开。
三、
王也没去看她,思绪直接飘到了阿青身上。
他愿意,他只是还有顾虑。
诸葛青愿意吧?还是也心存顾虑呢?
在等他吗?会等他吧?何况他也不算无聊吧?
他现在在哪里?王也突然浑身燥热起来。他想见他,想和他待到地老天荒。
他拨通了那都通的电话,说了自己看见了全性的人,挂断了以后又拨打了诸葛青的。
诸葛青感觉电话在响,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:王也。乍一看到这两个字,他惊得差点把手机直接扔出去。
“喂?”
“青?”王也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,似乎有些喑哑。
“是我。你怎么了?没事吧?”
“刚刚碰上一个全性,刮骨刀夏禾。”王也的语气很平静,可语调明显比平时炽热的多,像是在压抑什么,又像在犹豫什么。
诸葛青被内容吓了一跳:“你现在怎么样?”
他现在只是声音不对,应该是中了不严重的招,泄个火就好,他现在过去——呸呸呸想什么呢!
“挺好,就是挺想上你。”王也的心在狂跳,但是他打定了主意在今天把所有话都摊出去。
王也的意思诸葛青瞬间懂了。想上的是特定的他,不是因为他是正在和他打电话的人,只是他而已。王也这么说,说明他也喜欢他的吧?
“你在哪,我这就过去,”诸葛青觉得自己够没出息的,一句话就抵消了所有他对未来面对困难的在乎。
“甭急,你要知道,这次找上我的是刮骨刀,下次可能还有更麻烦的人……”王也的理智还在挣扎。
“别说了,”诸葛青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不在乎这些,你又不是不清楚,还是说你真嫌弃我……”他硬是把“的实力”去掉,“……了?”
“当然,我还不清楚你。嫌弃什么,不是怕拖累你我还巴不得你过来。”王也终究是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,本就磁性的声音在今天晚上愣是加速了人的心跳,“但是还有件事你必须清楚——”
“什么?”诸葛青像是猜到他想说什么一样,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声音。
“我喜欢你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好久没有写了,最近心情不好写出来也不甜,恰好也青到了白色相簿的季节(唉),写出来估计大家心情更不好……不是我懒真的!

诸葛家的奇葩

四十六、
语文考试最后一题是考孔子学院标志的意义,那道题连一向考的不错的诸葛升都没做对,所以被老师重点讲了一遍。
四十七、
诸葛升知道,真正的原因不是题难,而是诸葛青那家伙考试的时候请病假了。
四十八、
诸葛升:孔子学院为什么标识有鸽子?不应该是孔雀吗?你看孔雀和孔子都有“孔”字!多正确的判断!